<samp id="xkckn"></samp>
  • <output id="xkckn"></output>

  • <p id="xkckn"><strong id="xkckn"><small id="xkckn"></small></strong></p>
    1. <table id="xkckn"><option id="xkckn"></option></table>

         

        <-|聯系我們|青蛙攝影|攝影論壇|攝影聊天|-> 更新時間: 10/18/2002  加入收藏夾

         

        WEEGEE (維加) 維加的作品

        世界各地的人都問我:“你的秘密配方是 什么?”我只有大笑,我沒有任何配方。我就 是我自己。 藝術殿堂的門外漢 “藝術對維加(Weegee)來說不是問題,他從不費心去想它。因為 他對繪畫、雕刻、藝術史或攝影史都知道得很少。在他拍攝的主題中, 從來就不見象征意義。拍照對他來說,只是博取生計的方法,他所要的 僅是做為維加的自由:有.點名氣,有幾個錢(可也不要太多)和女人—— 這是他欲望的三個頂點。他全獲得了,同時也贏得藝術家的聲譽。而 這種聲譽是他最不在乎的。” 這是評論家亞侖·塔爾梅(Allene Talmey)對一位相當特殊的攝影家,所做的描寫。 的確,在知識范疇、在興趣所在上,維加完全是一位藝術殿堂的門 外漢,在某種程度來說,他永遠是大城市中的鄉巴佬。連初中都沒畢業 的他,一輩子都在拍兇殺案,幾乎等于刑事警察局的現場記錄員。而他 在意的是:自己的照片都是獨家新聞,每張照片都能賣到五塊錢美金, 好吃上一頓大餐。成得了或成不了“攝影家”根本是無所謂的事。然而,這位奇特人物,在他有生之年的六十九個寒暑中,終于由極 度貧困的生活,步入富裕之途。他的工作,甚至使他擠身于好萊塢的社 交圈,而成為一位名流。他的兇殺案照片,也被肯定為攝影藝術的精湛 之作。生前他已贏得名聲,死后的地位也一天比一天重要。他的早年 作品,現在又被重新以豪華的型式出版。討論他的人也日有所增。 五十年代電影的典型人物。 在美國,維加的臉孔是婦孺皆知的。因為他在五十年代的好萊塢 影片中,經常露面。一身垮兮兮的西裝,戴著帽子,滿臉肥肉,嘴里咬著 半截香煙,專門演無業游民、拳賽經紀人或他自己——街頭攝影師。 他的造型已成為日后類似角色的象征。這位長相十分特別的喜劇 人物,不只是在戲中才做如此打扮,他的本人就是這副德性,這些電影 都是用他那有趣的造型來撰寫腳本中的人物,或發展出來的。包括大導演史丹利·庫貝利克(Stanley kubrick)的奇愛博士(Dr.strangelove) 一片中,彼得·謝勒(Peter Sellers)飾演的角色,都是以維加為藍本的。 維加的本名是尤瑟·費寧(Usher Felling),于一八九九年六月十二 日,出生于奧地利的Zloczew城,十歲時隨母親和三個兄弟到紐約和父 親相聚。他的父親早些時日在新大陸賺取路費,好接家人過來。 在日tis島上,一個移民官員把維加的繞口名字尤瑟改成亞瑟 (Arthur)。從此維加的名字看起來就比較像洋小子了。 這家新來的移民,定居在紐約東城的貧民區,過著比老鼠稍為好一 點的生活。沒有英文底子的亞瑟·費寧被送到小學念書,八年之后他 就因為家里極需他賺錢來補助家計,而永遠離開學校。 以后的幾年中,亞瑟·費寧做過雜耍戲院的糖果小販、街頭攝影 師,替騎在小馬上的小孩拍照,并做染色或在自助餐廳洗碟子。十八歲 之后,他就完全離開家庭,而不再與親人聯絡,故意與自己的背景切根 斷脈。連后來他的自傳《維加寫的維加》(Weegee by Weegee)也很少提 到雙親,提到三個兄弟時,也只稱他們為“三等客倉的同伴”而已。 暗房里的員應盤 快二十四歲時,亞瑟·費寧厭倦了貧窮奔波的日子,在《頂好新聞 照片)(Acme NewsPictures)——后來在《合眾國際社》(U.P.I)當暗房技 術員,一待就是十二年。 本來,他是有機會很快的遷升為攝影師的,但由于他拒絕遵守“頂 好”規定,攝影師出任務時必須穿白襯衫打領帶,而一直被困在暗房里。 除非在三更半夜時有緊急任務,如火災之類的,才會輪到他出勤。就這 樣維加磨練出他極佳的放大技巧,也養成日后只有在晚上才拍照的習 慣。 這時的他在閑暇時,也在紐約第三街的一家戲院,為默片拉小提琴 做音樂伴奏。窮苦出身的他,一直想多賺點錢。他偶爾拍到的火災照 片,也賣給領好”,因為他是暗房技術員,拍照就算外快。之后他一直 把拍照視為賺外快的心情,一張相片堅持五元美金,在他的自傳里,維加把自己的作品稱為“牡頓大餐”。 三十四歲,他離開“頂好”暗房一周五十美元的工作,而成為自由攝 影師,通常他會在早上五點出門,開著裝有全部裝備(包括所有相機、鏡 頭、閃光燈、打字機)的車子四處逛。車上裝有雙向警察無線電呼叫器 ——這是第一位被允許裝設這種通訊設備的老百姓。 他甚至在Spring街的警察總部設有非正式的辦公室。于“失蹤人 口部門”落腳,在那兒打電話、寫帳單、會客。 經常,亞瑟·費寧與警察們分別出發,但是自然而然的同到案發現 場。一些不明究理的警員,很是奇怪他為什么會這么利害,是不是有個 靈應盤(Ollija)。就這樣亞瑟·費寧干脆用靈應盤的音取了維加的筆 名(Weeg。e和Ouija的發音完全相同)。 城市的夜巡者 “靈應盤”從事自由攝影的頭十年中,替數不清的地區性報紙,和所 有著名的全國性大報提供照片。也替《時尚》、《生活》、《觀察》(Look)等 大刊物做專題報導。 他的作品幾乎全在夜間完成,因此經常被拿來和布拉塞(Brassal) 相提并論。一九七六年十月號的《藝術評論》(ARTFORUM)的《夜之 光》(Night Light)就是一篇專門討論維加和布拉塞風格異同的文章。 這兩位大師,在同一年出生,都以筆名從事創作,對都市夜生活情 有獨鐘,并以夜間攝影而奠定不朽地位。 不同的是布拉塞一直采用自然光源,而維加清一色用閃光燈照明。 布拉塞的攝影有很深的文學、繪畫涵養,文化氣息濃厚,而維加對碎發 的人生悲劇特別感興趣,是一種以新聞價值為出發點的視覺捕捉。就 題材而言,很可能都成為“昨天的新聞是最沒價值”的檔案,然而維加卻 將之化為一幀幀永垂不朽的人性見證卡。 就閃光燈的使用方法而言,維加毫無疑問是使這個最尷尬的人工 光源,變成不可或缺的作品風格,做得最成功的一位攝影家。 閃光燈在他手中,不只是將主題人物打亮而已,而是一種劃破黑暗的利刃。原本,被黑暗吞噬的人、事、物都在剎那間被暴露出來。 在少數白天所拍攝的照片中,他仍然使用閃光燈,使照片的人物有 一種從生活中被挖掘出來的意味。這正是維加作品給人最大的感受。 他打開城市的外衣,讓每個人赤裸裸的由生活中走出來。 布拉塞去年七月十二日在巴黎去世,而維加早在十七年前(1968) 就過世了。其實布拉塞的創作生涯比維加結束的早,五十四歲以后就 完全停止拍照,而維加則是一直抱著他笨重的四乘五相機,直到瞑目為 止。 布拉塞的第一本書《夜之巴黎》一出來立刻奠定了地位,而維加則 沒那么幸運,并不是每一位編輯都愿意出五塊錢買他的作品,維加最有 名的一張照片《批評》就被拒絕過。因為編輯認為維加的新聞感不夠, 因為他們不拍火災,而拍消防員,不拍槍手們,而拍他們的尸體,不拍即 將倒塌的建筑物,而拍無家可歸的人,……。 不過,當他的第一本書《赤裸的城市》(Naked City1945)一出版,維 加就在攝影史上記下新的一頁,他也被好萊塢的制作家看上,用《赤裸 的城市》為名拍成一部電影。并且開始從事為期四年的演員生涯。維 加的臉孔也從此成了美國下階層的一種代表。 赤裸的城市·赤裸的人性 一九五二年,五十三歲的維加從好萊塢回到紐約,開始從事一系列 的公眾人物諷刺報導。他把相機由兇殺案現場轉向社會名流們的聚 會。 維加一生拍過五千個以上謀殺案,什么不幸事件都沒有錯過,同樣 他在社會名流的身上也看到不幸的陰影。在虛假的榮華富貴外衣下, 每人都是那么孤寂。維加同樣的用閃光燈把他們的外衣剝掉,讓每一 個人赤裸裸的由酒會中暴露出來。 著名的攝影評論權威,蘇珊·宋塔(Ausan Sontag)對維加的作品有 這樣的看法:“維加的照片是對真實事物有幫助的地圖。” 他所以這么銳利而沒有任何障礙的觀察和表現力,與自身的特質 且價有相當大的關系。沒受過正統訓練的他,幾乎沒有任何包袱,藝術殿堂 門外漢的他,看到的事沒有假象,只有如此的事和這樣的人。他對當時 情況的所有象征意義毫無覺察,只在意是不是搶拍到了。因此作品就 流露出自自在在的情緒。照片中的人物是開開懷懷的表露出憂苦或野 蠻,是人性最赤裸的展現。 維加完全不在意自己的東西是否會流傳下來,每張照片賣掉五塊 錢之后就打算扔到字紙簍的。 然而,功成名就卻不放過他。一九五九年他還被蘇俄政府邀請前 往作攝影顧問,在各學校演講并巡回展覽,他也被列為攝影史上的五十 個里程碑之一。 打了半輩子光棍之后,維加碰到了一位賢慧的女人。四十七歲那 年,一位女社會工作者成瑪·維克斯(Wilma Wilcox)成為他的經紀人 和同居者。維克斯把他那無業游民似的生活整個調整過來,并使維加 的事業蒸蒸日上。 維加死后能留下來五千張底片和一萬五千張照片,全要感謝這位 女士,要不然全進了字紙簍。 幸運的“靈應盤”、大城市的鄉巴佬、藝術殿堂的門外漢、好萊塢的演員、你也是攝影史上的一座里程碑,只有你能劃破黑夜,讓一切赤裸裸的呈現出來。

        維加的作品


        25 26 27 28 29 30
         

        當前日期: <-|聯系我們|青蛙攝影|攝影論壇|攝影聊天|->       

         
        上海市通信管理局
        滬ICP備010502
        Copyright 2000-2001 © chyangwa.com ®
        日日操狠狠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