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xkckn"></samp>
  • <output id="xkckn"></output>

  • <p id="xkckn"><strong id="xkckn"><small id="xkckn"></small></strong></p>
    1. <table id="xkckn"><option id="xkckn"></option></table>

         

        <-|聯系我們|青蛙攝影|攝影論壇|攝影聊天|-> 更新時間: 10/18/2002  加入收藏夾

         

        HENRI CARTIER-BRESSON

        “決定性瞬間”的美學

            亨利·卡蒂埃-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在那些熱愛巴黎、與巴黎溶為一體,并忠實地記錄了巴黎悲歡離合的攝影家中,應特別提到布列松、卡帕、多阿儂。
             卡帕在隨聯合國軍進入巴黎時,曾淚流滿面地高聲叫喊著:“巴黎就是我!”多阿儂經常到貧民街去,喝著廉價的葡萄酒,與藝妓、工人、貧民們閑聊人世間的生活。多阿儂是真正的巴黎貧民后代。與此相反,布列松則是法國名門迦勒底人的后代,屬于上流社會的聰明人。
             黎攝影界當時對這三人的評價順序是:布列松、卡帕、多阿儂。也有一部分人認為是,多阿儂、布列松、卡帕。如果說對巴黎充滿陶醉感情的攝影家,還應加入布拉薩。但是布拉薩已經是過去了的人。當然卡帕也是三人中最先離開人世的。多阿儂只是拍攝貧民街人民的生活,而布列松卻不僅拍貧民街,還把鏡頭對準貴族生活內幕;如今能夠拍到這一世界場景的,布列松恐怕是最后一個了。
             無論如何,布列松不是貧民。他居住在距巴黎170英里遠的一個古老的小鎮上,小鎮的生活奠定了他的人生之路和以后的成就。小鎮里,有他的愛妻拉特娜。曾拜訪過這里的日本攝影家川原舜說,由于拉特娜不喜歡煙味,所以布列松在妻子面前從不吸煙。在這里,布列松把他的一生都獻給了新興藝術---攝影。這種奇妙的、神秘的、羅曼諦克式的生活代表了布列松的藝術風格。

        與萊卡相會

           迦勒底家族是法國諾曼底地區的豪族,在法國任何地方,迦勒底比布列松更被人熟知。他出生于1908年。紐霍爾在《攝影巨匠們》一書中列出的法國當今攝影家,只有他一人。
             布列松少年時期夢想當一名畫家,他原先的學習都是按照這一理想進行的。他一出生,就具有多愁善感的性格,因此,常常產生的一種奔放的思緒,使他感到難以控制。他曾到過非洲旅行,驅使他行動的正是那種奔放的思緒。然而,非洲等待他的,卻只有熱病。回法國途中,他在馬賽發現了一個小型而又奇妙的黑色機械,那就是35毫米相機。之后,相機幾乎就成了他旅途中唯一的伴侶,布列松著了迷。幾年后,布列松回憶說。作為“視覺的延長”的小型相機,創造了我的“決定性瞬間”。
             從1931年起,布列松離開繪畫,轉向攝影。可以說,持有萊卡相機是他從事繪畫創作或攝影創作的決定性選擇、繪畫構圖是制作構圖,攝影構圖是剪裁構圖,而且,是在瞬間中決定的。這是他通過菜卡相機逐漸明白的道理。

        受挫的個人影展

            布列松完全成為萊卡的俘虜。從1932年到1934年,他肩背相機,走遍了地中海沿岸、墨西哥、美國。收集在作品集《決定性瞬間》的許多早期杰作,全部是在這一時期里拍攝的。其風格是,巧妙地捕捉到生活中的非現實感。廢墟中玩耍的孩子們、站在西班牙土墻邊的孩子,這些作品給人以沉醉在幻想中的感受。
             在他去紐約時,舉辦了個人影展。但是,當時被沙龍派統治的攝影界,雖然有些人高度評價了他的個性,但大部分人持否定態度。他的作品被打上“反造型式攝影”的烙印,被嚴厲責之為“暖味、矛盾、反造型式的、偶然的照片”。
             年輕的布列松依然勇進。他反擊道:“你們是否理解我的照片?”如果他的照片被當時攝影界所接受的話,可以肯定地說,那決不會發展為現在這種新的風格。正是由于攝影界沒有接受,布列松的自信心就越發增強,并受到極大激勵。
             同期,他還擔任電影副導演,作為魯爾那魯的助手,到各地旅游,并下苦功夫攻讀攝影。
             電影,無法修版,所有構圖都是在取景框中決定。照相與電影一樣,也是無法改變原構圖的。布列松把他旺盛的精力都投入到這項工作中去,并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與“馬格那姆”的結合

            1936年春,布列松結束了流浪般的攝影生活,參加了巴黎新聞社招聘考試。但是,這卻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失敗。布列松一頭扎進了咖啡館。
             在那里,他遇到了考場落榜的一些人。其中一個身材不高的男人自我介紹說:“我是匈牙利的卡帕”,“我嘛,叫西摩,我討厭考試”,另一個男人津津有味地喝著葡萄酒,接上去說。 他們一下子成為志同道合的朋友。他們相互對視著,直覺告訴他們,對方都非普通人。他們相約,十年后再會。

            “馬格那姆”就這樣,在偶然的時間里誕生了,“馬格那姆”真正登上舞臺,引人注目,是在大戰之后。可以說,直到他們約定的十年后的那一天。之前,每個人都在為自己的命運拼搏著。
             卡帕在死亡線上戰斗著,創作出許多震驚世界的名作,使他一舉成名。

            布列松畢竟是布列松。他奔走在西班牙內亂之中,參加喬治六世的加冕典禮。與其說是去參加,不如說他是去把照相機對準那些社會名流。二次大戰開始之際,他隨電影班從軍,之后又成為德軍的俘虜。 三年中,他兩次試圖逃走,均告失敗,第三次終于成功。他返回巴黎,參加了抵抗組織。這一時期,他拍下了許多文化界、藝術界人士的肖像。畢加索、馬蒂斯、布拉克、魯歐、撒爾托爾等人的肖像作為杰作,收集在他的《決定性瞬間》中。

            1944年,巴黎解放。但是,有關解放的照片,布列松竟然一張未拍。他參加抵抗運動,忙得不亦樂乎。當然,他還是拍了一些反映巴黎市民審判德國幫兇的情景。他還以前線遣返回國的戰俘為主人公,導演了電影《歸途》。這是1945年的事情。

            巴黎的解放,對于布列松是莫大的喜悅。然而,更使他興奮的是,與從前消息杳無的卡帕、西摩等人的相會。1947年,他們橫渡美國,中途又有喬治、羅杰和艾麗亞·愛斯娜加入,馬格那姆終于走上了正軌。

            同年,布列松在美國紐約現代美術館舉辦了有161幅作品,長達兩個月的個人影展。這個展覽是布列松向世界巨匠邁出的一大步。

        《決定性瞬間》

           1954年,布列松早期幾十幅名作被重新整理,出版了題為《決定性瞬間》的作品集。經過安利·馬蒂斯的設計,它成為一本非常高級的作品集。另一本由米羅設計,撒農特爾寫說明的《歐-洲人》是一本充分表現歐人性格特征的優秀作品集。這期間,他還到過埃及、中國、印度、印度尼西亞、緬甸等地采訪。1955年,出版了《兩個中國》,還出版了《巴黎島》等作品集。
             1955年,布列松在巴黎盧浮宮美術館舉辦了大型個人影展,這在巴黎是空前的舉動。可見,布列松作為攝影家的地位越來越高了。
             但是,戰后13年過去,布列松的周圍開始變化:卡帕戰死在印度支那,西摩也倒在埃及戰場上。從前的兩位摯友,都先后離開了人世。
             然而,攝影家是不能顧及個人情感的波動的,既然還活著,就要作為世界事件的目擊者和揭發者而履行職責,這是布列松的生活觀。當然,在履行職責的同時,也包含了對死去戰友的懷念之情,他把任何名譽、地位都看成是虛榮。
             1957年,由日本(每日新聞)社主辦的布列松個人影展在日本開幕。那時,人們傳聞布列松會親自參加,然而未能如愿。因為世界局勢不穩定,埃及動亂、匈牙利事件等此起彼伏,作為新聞攝影家,他的責任感是不允許他離開戰場的。
             日本方面的影展,完全由布列松本人設計,展廳也是依據他的要求而布置的。個人影展如果不能反映出他本人的風格,那就缺乏意義。展覽會應該使人感覺到藝術家的氣質。當時,眾多的布列松崇拜者都期待著,把眼睛都瞪圓了。然而,布列松還是未能離開巴黎。或許,對于一名攝影家,過去的成就都是過眼煙云。布列松把自己的生命永遠安放在未來的天平上。這恐怕就是攝影藝術家們的使命。

         抓住“決定性瞬間”
        斯維勒 布魯塞爾 瑪麗蓮·夢露
        積水的路面 喬治六世舉行加冕禮 柏林墻邊
        畫家亨利·馬蒂斯 男孩 柏林墻邊
        苦難的眼睛 門里門外 軋金子
        北京 雕塑家賈柯米蒂 國慶日
        紐約 美國模范監獄所見 墳場中的熱戀
        田野景色 晚年布列松  

         

         

         

         

         

        當前日期: <-|聯系我們|青蛙攝影|攝影論壇|攝影聊天|->       

         
        上海市通信管理局
        滬ICP備010502
        Copyright 2000-2001 © chyangwa.com ®
        日日操狠狠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