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xkckn"></samp>
  • <output id="xkckn"></output>

  • <p id="xkckn"><strong id="xkckn"><small id="xkckn"></small></strong></p>
    1. <table id="xkckn"><option id="xkckn"></option></table>

         

        <-|聯系我們|青蛙攝影|攝影論壇|攝影聊天|-> 更新時間: 10/18/2002  加入收藏夾

         
        羅伯·法克蘭 Robert Ftank 攝影即生活 東方再起的法蘭克 年前收到一本從法國寄來的羅伯·法蘭克(Robet Frank 1924-) 選集,才知道這位早在十七年前(1958)就放棄靜照而轉向電影制作的 攝影家,竟然又開始發表照片了。這批新照片十分特異,尺寸和電視熒 幕的比例類似,一看就知道不是用135或120相機拍的。他要不是用 立得相機,就是直接由影片膠卷單格放大的。有的以單張型式出現,有 的兩三張并排,有的是整條膠卷的連續影像,有的還在上面寫字“Good bye”、“Make Love To Me”、“NTW YWWWb DWy 1981”……字跡了草粗暴, 和照片的詭異氣氛頗為吻合。 法蘭克,這位只以一本書《美國人》(Les Americains, 1958法國 Delpire出版)就奠定大師地位,而與布列松分庭抗禮,成為各執報導攝 影兩大派別之牛耳者,自然在影史上是個不可捉摸的異數。 他的創作生涯極短,前后只有十年(1948~1958),而完成《美國人》 這本劃時代巨作的時間更短——只有兩年(1955~56)。然而他的每張 照片都像一枚炸彈,把傳統的攝影法則都炸碎了。他的拍攝手法是極 其隨興、草率,品質是極其粗糙,焦距也不很精準,構圖也極不穩定—— 換句話說充滿了缺憾。然而正由于這股“缺憾”的特質,才完全反映了 作品的內容——破碎的美國、孤立的美國人、無情的人間、絕望的年代。 至于法蘭克為什么會在聲譽日正中天之際,毅然地放棄攝影的真 正原因,始終沒有較合理的解釋,不過有一件巧合的事是不容否認的: 那就是當他的一架使用多年的萊卡(LeiCa)相機丟掉時,他就干脆把其 他相機也鎖在貯藏室里,與靜照揮手告別。次年(1959)發表了一部電 影《拉扯我的雛菊》(Pull Mr Daisy),也許從電影得到了創作的滿足吧, 法蘭克從此很平均地每兩年出產一部影片,而在攝影圈內消聲匿跡。 直到這批新照片出現之前,大家都以為他絕對不會再發表靜照了。 我們很難理解法蘭克再度露臉的真正用意,他到底打算東山再起 呢?還是興之所至的玩那么一票而已,不管怎么樣,今年六十一歲的法 蘭克又在影壇上擲下一枚炸彈,這次的威力更大,令人不得不重新對他注目——羅伯·法蘭克寶刀未老 羅伯說法蘭克 一九二四年十月九日出生于瑞士蘇黎士的法蘭克,是個極不愿談 自己的人。在當代大師之林的專集里,不管是那一本,文字介紹篇幅最 少的一定是他。甚至連自己唯一的《美國人》影集,也只請了好朋友 ——打擊詩人杰克·庫魯克(Jack Kerouac)寫了千字不到的序文,其中 有關他個人性情的描寫,我們幾乎只能找到這么可憐的一句: “羅伯·法蘭克,瑞士人,不礙事,友善,帶著可單手舉起并按快門 的小相機,吸吮著一首美國的哀詩,映在底片上,足與世上的悲劇詩人 齊名”。 他的年表更是奇特,一定注明著“法蘭克說法蘭克”(RObert Prank )(Chronoloxv bV Frank)—— Par Robert)——法文版,或“法蘭克寫自己”(Chronology 美國版,更特別的是其中還有很大出入: 美國版:1947前往美國,1950在紐約結婚 法國版:1950前往美國,1954在紐約結婚 美國版:1955出版《美國人》 法國版:1958出版《美國人》 連自己寫的生平都有這么大的出入,實在叫人無從捉摸起。不知 道他以后出的別種版本又會是怎么個說法?筆者就兩個版本綜合得到 下面的答案(不知是否無誤): 法蘭克的第一任太太名叫瑪麗(Mary),生有巴比羅(Pablo)和安德 烈(Andr’e)兩子。 1960(三十六歲)那一行這么寫著:“決定把我的相機放在貯藏室。 觀察夠了,獵取夠了,也捕捉得夠了(有時),什么是‘黑’?什么是‘好’? 上帝在那里?我拍電影去了。如今我得和經過鏡頭前的人說話。這并 不容易屯做得不特別成功”。 1969(四十五歲):“瑪麗和我分居了—…·生活舞蹈在—…·瓊 (June)和我去住在 Nova Scotia(注:在加幸大)——一條路的盡頭。我 們蓋了間房子,偏飯海洋,我花很多時間往外看,相機仍在貯藏室。我 等待”。 1974(五十歲):安德烈于十二月二十八日因飛機失事喪生。 1975(五十一歲):“在加州有份工作:教書。瓊和我結婚,現在我們 回到這,L(注:Nova Scotia),俯看著冰凍的水面。活著不是很美妙嗎? …… 正在拍一部電影,有關一群在島上簡陋小屋里的人們,赤手空參謀 生存,而冬天就要到了。島頂端的燈塔看守人正談論著氣候,以及以前 的氣候—…·我母親把我有時忘在一旁的照片整理并保存起來。我要 感謝她在我還是剛起步時就對我滿懷信,c。” 英文版到此結束,法文版還有1977、1978等有關電影制作的記事。 以上短短的追憶就是法蘭克認為生平中最值得一提的事了,也只有怪 杰如他者,才會這樣說自己,充分反映了他那不與世俗妥協的性情,這 種性情也在作品中表現了出來——向傳統挑戰、批判世俗道德。 黑?好?上帝在哪里? 法蘭克不只在視覺影像上掀起革命,他會如此重要,全在于把美國 五十年代的文化做了最深刻的批判,而與“打擊的一代”(Beat O·neration)、“放逐的一代”、“擺蕩的一代”等地下文學的精神互相應 在轉向報導攝影之前的法蘭克,曾受當代最重要的藝術指導波洛 德維奇(Alexey Brodovitch)的指導,而替HarperbBazaar雜志拍照很快 科就厭倦于名雜志和經紀人的僵化要求,而于二十九歲那年,與史泰欽 (i.SteiChen)前往歐洲,為“戰后歐洲攝影家”(Post War European InotograPhers)的大展覽挑選照片。回美后,他申請了古金漢 (G’ggenheim)基金會的獎助,由于受到伊文斯(W.Evans)的協助他成 為8一個獲得此獎助金的歐洲人。有了財務的支助他便開始旅行整個 美國,并且以空前的手法記錄了絕望時代的孤立形象。 在法蘭克的照片里,日常生活中的平凡事物都是他表現的題材:如 E動點唱機、空房里的電視、電梯門口一瞥、馬路汽車—…·等,美國對他來說是由孤立的個人所組成,人們對周道的一切感到焦慮不安,遺5 在個人的世界里——即所謂工業奇跡——并深為所苦。 他反對布列松的“決定性時刻”哲學,認為“攝影不該記錄無所為d 剎那,攝影不必要攫取情緒最高漲的瞬時”,而采用十分不經意的手3 去拍照,開創了即興(SnaP)攝影的新領域。 有人批評法蘭克丑化了美國人,無情的拆穿了“美國夢”。不過1 定他的人卻這么認為: “法蘭克表現了社會的分裂、人類的孤立,但在絕望的臉孔中,人。 有他的尊嚴與高貴,他的照片是對生活的肯定,出自愛,而不是根和] 無可否認的,法蘭克的即興技法完美地構成了自身獨特的風格,從 他的照片上,我們可以隱約感覺到伊文斯的影響——對世俗對象意義 的了解和構圖的平實感,以及布蘭德(B.Brandt)的啟示——超寫買、 詩意和紀錄性的手法。 這兩種極端的風格,在法蘭克身上有很巧妙的匯合。他曾這么為 自己的作品下過莫測高深的注腳: “黑與白是希望與絕望的影像。’ 什么是黑?什么是好?上帝在團 被提出,最后希望與絕望結合在 什么是黑?什么是好?上帝在哪里?這些問號在法蘭克的照片中 —一被提出,最后希望與絕望結合在一起,成為和諧的黑白影像,令人 從無可寄望的宿命中覺醒起來,勇敢的接受現實,并向命運挑戰,而法 蘭克的東山再起,就是明證。
         
         

        當前日期: <-|聯系我們|青蛙攝影|攝影論壇|攝影聊天|->       

         
        上海市通信管理局
        滬ICP備010502
        Copyright 2000-2001 © chyangwa.com ®
        日日操狠狠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