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xkckn"></samp>
  • <output id="xkckn"></output>

  • <p id="xkckn"><strong id="xkckn"><small id="xkckn"></small></strong></p>
    1. <table id="xkckn"><option id="xkckn"></option></table>

         

        <-|聯系我們|青蛙攝影|攝影論壇|攝影聊天|-> 更新時間: 02/13/2003  加入收藏夾

         

         

        極具震撼力的戰爭新聞照片!

        那里有沖突,那里有戰爭,那里就有出生入死忘我工作的新聞記者。正是他們冒著生命危險在那動蕩不安的環境里用高度敬業的精神為我們留下了一張張極具震撼力的照片,揭露丑惡、反映真相,張張照片有血有淚!正因為這些無價照片所具有的震撼力,SimonChan每次都用它們來作為主頁的標題照片。從這一張張的照片中,我們也許能得到什么……(照片中的35mm徠卡相機,曾經拍攝了二戰、韓戰和越戰,而最后相機的主人隨同這部相機一起被一顆子彈穿過,留下了永恒的一瞬間)



        沖鋒的法國士兵

        早在1915年底,c致認定西線戰事將是決定勝負的關鍵。因而當德軍在東線獲得勝利后,就立刻集中兵力向凡爾登大舉進攻。雙方在凡爾登展開了拉鋸戰,無論是勝利還是失敗,雙方都付出了同樣的代價:法軍傷亡了35萬人,德軍也差不多。照片上沖在最前的法軍士兵永遠地停止在這一刻——永遠地告別了戰場。中彈士兵朝后仰的身體與一群正向前沖鋒的戰士形成了強烈的對比!(1916.法國)



        沙灘上陣亡的美國士兵

        照片顯示的是3名陣亡的美軍士兵躺在新幾內亞的伯納海灘。這是在1943年1月的一次戰斗之后。它們是被隱藏在背景上的沉船殘骸里的日本人伏擊而致命的。這些照片是來自太平洋戰線最早描寫美軍陣亡的照片,它們表明戰爭中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勝利者!(新幾內亞.1943)

         

        無情的仇殺

        當各個宗教派別爭相控制首都蒙羅維亞時,這個國家陷入了越來越深的無政府與暴力的漩渦。戰爭仿佛就是一種自殺。照片中一名士兵將一名手無寸鐵的俘虜打死,而該俘虜在此前一直在乞求饒命。(利比里亞.1994)

         

        死于7歲

        沒有車禍的發生,他卻死于橫穿斑馬線之時。在1994年11月18日這一天,在波黑首都薩拉熱窩,7歲的內米.迪渥維奇被暗藏的狙擊手打死,倒在血泊中。照片中兩個聯合國維和人員跑到他身邊,但他們自己也得提防隨時打來的冷槍。薩拉熱窩.1994年11月18日;恩里克.馬蒂攝(美國)

        1967年4月,也門仍舊處于英國的控制之下。但法律和秩序已只能依靠軍隊來加強了。由于不久前有17名英軍被叛亂者綁架并殺害,因此鎮壓叛亂的英軍變得粗暴異常。無論如何,用軍隊來對付平民百姓總不是件很光彩的事,它通常是統治即將陷入崩潰的先兆。圖為一名受到英軍威脅的亞丁男孩恐懼地蜷縮成一團。旁邊的攝影記者愛莫能助。(也門亞丁.1967)


        殘墻.女孩

        在中東小小的加沙地帶,無休止的流血沖突使雙方的積怨越來越深,和平的希望越來越渺茫。滿布彈痕的墻壁與渴望和平的小女孩構成了強烈的對比。但在這動蕩的年月中,年幼的她除了過早地承受了戰亂的傷痛之外,還能怎樣?又有誰能保證將來的歲月是如何呢?(中東加沙.2001)



        戰地包扎所

        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成果之一就是讓美國人開始習慣于在世界各地發號施令,歐洲和太平洋的勝利再加上原子彈的威力讓美國人全國上下都感覺良好。在他們看來,“世界需要美國拯救”,于是有了朝鮮接著是越南……但是現實是殘酷的,起碼戰地記者發覺,英雄故事的背后是毫無意義的,而真真正正的是受傷垂死的士兵痛苦的嘶喊和呻吟。在戰地的包扎所里,不要談論遠大理想,也不要談論英雄主義,在這里,只有祈禱和藥品才是最最需要的。


         

        臨死前的祈禱

        在拉丁美洲,貧窮和財富是如此緊密的相連,政治上的得勢和失勢也是一對緊張不安的伙伴。
          1962年6月的第一個星期,500名海軍陸戰隊員在委內瑞拉海軍基地波多.卡彼羅發動叛亂。當政府軍的坦克和部隊向叛亂者開去的時候,建筑物里面的狙擊手卻向他們開槍,一瞬間,政府軍損失慘重。在兩天當中,有200多人被殺,叛亂被平息。在一次戰斗中,曼努埃爾.伯迪神父抱住一個奄奄一息的政府軍士兵,接受他臨死前的祈禱。神父緊張的四下張望,希望四周的戰斗不要打擾這臨死前的祈禱。
          為《共和國報》工作的攝影記者赫克特.朗登不失時機地攝下了這張照片。
          
          赫克特.朗登
          委內瑞拉 1962.6
          1963年普利策新聞攝影獎
          
          看完這張照片,我哭了!
          你們呢!


         

        受迫害的華沙猶太人
          到了1944年,德國已經日薄西山。在西線,美英軍隊在諾曼底登陸,在東線,蘇聯步步進迫,德軍損失慘重,戰爭已經變得毫無希望。在這一年里,蘇軍占領了波蘭的東部和東南部地區,但華沙仍然在德軍手中。在華沙,猶太人的苦難遠沒有結束:希特勒對猶太人的屠殺因為戰局的不利不但沒有停止反而加速了。圖為一支被德軍押送的猶太人隊伍,隊伍中的人有的舉起雙手,走在最前的一家若有所思,但他們知道,他們已經沒有生存的希望了。這幅照片由一不知名的德國攝影記者攝于1944年陷落中的華沙。
          華沙 1944年

        被捕的猶太人
          進入戰爭的后期,德軍在戰場上節節敗退,德國人的軍威越來越多地只體現在對付這些手無寸鐵的猶太婦孺上。照片所示為一群華沙猶太人聚居區的猶太平民向德軍投降。他們剛剛經歷了一場殊死戰斗,因為他們明白,即使不戰死在家中或居住區的下水道里,他們也一定會被毒死在臭名昭著的集中營中。起義失敗后的大批平民被送往集中營,等待他們的依然只有死亡。
          華沙 1943年


        分裂的代價是太多的血
          1998年是大批的死亡降臨科索沃的一年。在這年的2月,塞族警察部隊于武裝的阿族人爆發了大規模的沖突。19歲的科索沃解放軍士兵阿里.派克瑞茲在一次任務中被地雷炸傷后,奄奄一息的他終于逃不過死神的招呼,死在了同胞的臂彎中。
           雖然眼睛依舊睜開,但永遠看不見藍天。
          
          科索沃 1998年
          羅格.雷蒙恩(加拿大)
          獲世界新聞攝影比賽系列新聞報道二等獎

        被占領前的自殺
          在盟軍占領德國城鎮利普茲格的前夜,該市市長的女兒和他的雙親一起服毒自殺。年輕的姑娘死前還戴著她所效忠的信仰的標志,這種可怕的信仰要了許多人的命,也帶走了她的生命。莉寫道:“她有著一口美麗絕倫的牙齒。”  〔德國.1945.莉.米勒 攝(美國)〕


        法國人與德國戰俘
          這張照片攝于法國的扎奧伊-恩-喬薩斯,距離巴黎11英里的地方。
           法國首都解放前一天,一群德國戰俘在盟軍的看守下被押往看守地點。沿途他們不斷遭到法蘭西愛國者的突然襲擊。這些擁擠在路邊的人群高聲詛咒著他們,并伺機找準機會發泄心中郁積已久的仇恨。一名法國小伙子趁機踢了一名德國軍官一腳,他的伙伴顯然沒有來得及拉住他。守在一旁的盟軍士兵沒能察覺發生在眼前的小騷亂,就算發覺了又能如何呢?這種仇恨情緒的發泄很正常,其實也很合理。
          法國 1945年5月
          丹.格拉西(法)

        平民?敵人?
          美國士兵將一個嚇壞了的人從他隱藏的地方拖了出來,這個人可能是間諜、敵人,但也可能是手無寸鐵的平民百姓。也許這名越南人也許還算“幸運”,因為在大部分情況下,美國人的處理方式都是先扔個手榴彈。在戰爭當中,手無寸鐵的人總是要被人欺負。(越南.1970)



        雪下的呼吸
          1951年1月27日,朝鮮陽吉的一處雪地中,赫然透出一雙被捆綁的手和一個被呼吸融化的“雪洞”。雪的下面是一具朝鮮平民的尸體。他是被撤退的南朝鮮軍隊開槍打傷然后被折磨其后任其死于雪中。都是朝鮮人,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畫面構圖簡單,但卻充滿了戰爭的殘酷與悲哀!  
          (朝鮮.1951年 馬克斯.德斯福 美)



         

        等待手術的伊拉克戰俘
          戴著手銬的伊拉克士兵在位于伊拉克的多國部隊流動醫院里等待治療。除了等、等、等之外,還是只有等!海灣戰爭爆發第三天,第五部隊的流動外科醫院已經救治了大批傷員,其中大部分都是伊拉克士兵。  
          1991 大衛.特恩利(美)


         

        被殲滅的蘇軍
          片刻之間,還是活生生的人隨著AK沖鋒槍的鳴叫而魂歸天國。人的生命就是如此脆弱。1986年冬天,在蘇聯對阿富漢的戰爭中,13名蘇聯士兵遭到阿富漢游擊隊的突襲,被殲滅于一個小村莊附近的峽谷里面.  杰夫.沃  1986年

        在高炮陣地上空墜毀
          一架美軍的雙引擎運輸機“馴鹿號”在飛越北越炮兵陣地時被擁有10多門高炮的越共逮住,一輪炮火后,它的尾翼被擊穿。在墜落的過程中又有一半機翼飛了出去,解體后的飛機重重地摔在越南的土地上,3名機員連同他們的座機一同化為灰燼。在美軍控制越南天空的日子里,這樣的“悲劇”足以讓傲慢的美國人膽顫心驚。(越南.1974年8月 漢諾米.契邁〔越〕)


         

        西班牙烈士
          這個英勇的白衣戰士在中彈倒地的一瞬。電光火石之間,他在想什么?愕然?后悔?還是想開最后的一槍?1936年夏天,西班牙左翼政府和右翼叛軍交火,于是西班牙內戰爆發。這是1936年9月在西班牙內戰中哥多華前線一名戰士被子彈擊中的瞬間。只是不知道他是政府軍士兵還是叛軍士兵。但無論如何,他已經盡了他自己的職責.



        這里曾經典雅繁榮
          這張照片攝于黎巴嫩內戰開始后貝魯特充滿混亂的地獄似的街道上。在希爾頓旅館附近,兩個不同教派展開了激烈的戰斗。這場戰爭雖然只開始了一個月,但卻已經迅速擴大。為了取得不同區域的控制權,雙方在各個街區間逐個爭奪建筑物。交戰雙方在3個月內共22次違反停火協議,象這樣緊張的街頭巷戰在貝魯特已經是見怪不怪了。(黎巴嫩 1975年10月)


         

        沖上硫磺島

        對硫磺島戰役來說,沖鋒則意味著死亡。此時距離整個太平洋戰爭結束只有一個月多一點的時間,但其中的每一天都有大量的生命在炮火下失去生命:有美國人也有日本人。照片上的沖鋒的美軍士兵也許還不知道,他們將面臨太平洋上最血腥的一次戰役——硫磺島戰役。到5天后戰役結束時,將有6821名美軍士兵陣亡,19217人受傷。而這一切僅僅是為了這個名為硫磺島的可憐火山灰島,一個長5英里,最寬處只有2英里的島嶼,它在浩瀚的太平洋上簡直微不足道,但以其距離日本東京不足700英里的原因而使它成為一個軍事地位十分重要的戰略要地。  
           小小的島嶼上,一半是泥土,一半是白骨。  

        太平洋 1945年2月19日

        .羅森塔爾(美)



         

        硫磺島

        1945年2月23日,硫磺島。
           這場歷時31天在太平洋上最血腥的戰役中,美軍付出了6821條生命,19217人負傷,而這一切僅僅是為了奪取這個長5英里,最寬只有2英里的火山灰島-硫磺島。
          上午10點15分,高出海平面550米的斯利伯奇峰終于被奪下來了,中午12點15分,美國人把國旗插在了上面:三個陸戰隊員把旗扶穩,其余的人去找繩子固定。記者喬.羅森塔爾把它巧妙地拍攝了下來。
           這是一幅極其有名的照片!戰后這張照片被看做美國的“國家圣像”被珍藏于華盛頓。  

        .羅森塔爾                                                 硫磺島 1945.2.23

        1945年普利策新聞攝影獎


        美國阿靈頓公墓的硫磺島銅像
        在嚴寒中撤退

        這是朝鮮戰爭中撤退中的美國海軍士兵。攝影者別具匠心,在普通當中真切的表現了當時的極度嚴寒。
          1950年美國海軍陸戰隊在朝鮮作戰,冬季來臨之前戰況一直不錯,使得當時的麥克亞瑟將軍的部隊過高地估計了自己的實力,但他們都意想不到地受到中國抗美援朝部隊的有力回擊。美軍的史密特將軍的一句話使得他們的失利更加地出名:
          “撤退?他媽的!我們打錯了方向”!

        大衛.道格拉斯.鄧肯


         時代廣場的勝利日

        這是一張極其經典的照片,作為勝利的象征被廣為流傳。
          當二戰結束的消息傳到紐約的時代廣場,一位狂喜的海軍士兵摟過正在身旁路過的陌生護士熱烈地親吻著,旁邊的人則報以會心的微笑:畢竟勝利來臨了,是值得高興的事!這張照片出現于《生活》雜志,是反映戰爭結束后人們輕松歡樂心情的優秀作品,它不飾雕琢,清新自然。40年后,拍照的伊森斯塔特在報上登出尋人啟事找到了當年照片中的主人公,他們已成了子孫滿堂的爺爺和奶奶!  

        阿爾夫里德.伊森斯塔特

        1945年 紐約時代廣場

        英雄歸來

        當二戰的熊熊戰火燃遍整個歐亞非大陸時,戰爭牽動了每一個家庭,成千上萬的男子上了戰場,而受傷的英雄則相繼歸來。回家的感覺是幸福的,尤其能在戰場上的槍林彈雨中僥幸掙脫出來的人來說,回家更有著寶貴的意義!團聚之時,旁邊的妻子喜極而泣,而歸來的丈夫緊緊的擁抱住自己的女兒。這是1941年7月15陸軍中尉羅伯特.莫爾回到家中擁抱他7歲的小女兒時的情景。記者抓住了這個感人的瞬間,然后把它定格,用真情的畫面撥動了千萬家庭的心弦,引起了社會的強烈共鳴!  

        厄爾.邦克

        1941.7.15

        1944年普利策新聞攝影獎

        飛過去,把他們(日本人)轟平

        他站立在一架空中堡壘的機艙中部,總是顯得分外高大突出。   戲劇化嗎?道格拉斯.麥克阿瑟將軍是這樣的。  
           1943年9月,麥克阿瑟在新幾內亞上空飛行,在那兒,1000名士兵正在空降到累厄附近的熱帶叢林中去,以開始一場叫做“卡特維爾”的行動。這是一場6個月的短期行動,目的是攻下日本人在新不列顛島上巨大的軍事基地拉布爾。于是就有了麥克阿瑟將軍在飛機上大喊:“飛過去,把他們(日本人)轟平!”  

        1943年9月 新幾內亞

        天主啊……

        薩拉熱窩自1992年5月到1995年12月被圍困,比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列寧格勒被圍的時間還長。當局不愿承認公民們要冒著被狙擊、迫擊炮和炮擊的危險,才能在這個城市的街道間走動。在一次迫擊炮炮擊當中,穆斯林阿娜.哈地茲克13歲的弟弟阿德南被炸死,無助的姐姐只能悲痛欲絕地在弟弟旁哭泣……
           戰爭經常會改變人的生死進程,讓年長者為年幼者哭泣!
          婦女,兒童是戰爭最大的受害者!!!

        自由法蘭西

        1940年6月,希特勒的機械化部隊在法國平原長驅直入,“閃擊戰”大獲成功。不到一個月,號稱歐洲強國的法國便在德軍的凌厲攻勢下土崩瓦解,貝當政府在巴黎近郊與恥高氣揚的希特勒簽訂了屈辱的和約。法蘭西淪陷了,流亡到英國的戴高樂將軍通過廣播,號召他的同胞繼續與德國人戰斗,展開了”自由法蘭西”運動。
          倫敦 1940年6月

         

        納粹鑒別人種

          如果有人懷疑希特勒的前生是一個動物飼養員這并不奇怪,他對血統的興趣的確大大超過了常人。自一戰前在維也納吸收了種族理論之后,猶太人就成為他和黨徒的仇恨目標。
          
           照片顯示的是在納粹對猶太人的迫害達到極致時,調查者們在測量一個老人的鼻子尺寸,以便與標準量化指標對比后,確定他是否一個猶太人或者有那么一點猶太人血統。帶著憤怒和疑惑的雙重成分,這位老人也用目光打量著對方的鼻子。有些情況下一個人的命運取決于對他或她的某些特征的測量。為了逃避類似的侮辱,包括愛因斯坦在內的一大批德國科學家、文化界精英紛紛逃離了德國。
          
          德國 1933年
          
          這樣變態的方法,準是希特勒想的


         

         

         

         

         

        老山之戰的一張珍貴的照片

        1987年1月5日,在突擊越軍據點戰斗中,戰士宋建平被越軍發射的空爆彈擊中當場犧牲。面對死去的戰友,讓其暴尸實在于心不忍,指導員湯健康和一名戰士冒著炮火用棉被蓋上了他的遺體。這張照片由于太過真實,所以,一直都不怎樣公開。


        朱文海是一位參軍僅半年的新兵。在一次追剿一小股竄至國民黨軍后方陣地的日軍偵察兵時,被一顆子彈擊中腹部。他受傷的一瞬間被隨軍記者照了下來。以后朱文海的命運無人知曉,但在戰爭期間,人只不過是可以消耗的資源而已。無論是正義的還是非正義的,總有大量的生命因此而被“消耗”掉了。

        s

        第一次世界大戰是人類史上最殘忍的戰事之一。在索姆河一役,僅僅在戰斗打響的第一天,英國人就損失了36,000多名士兵,創下了英軍單天傷亡的最高記錄。到11月戰役結束,雙方在4個月的損失人數總計超過127萬,是名副其實的絞肉機。僥幸不死的俘虜還要違心的做一些他們很不愿意做的事情:搜查陣亡戰友身上值錢的東西,而德國看守在一旁登記。不做是不行的,除非是覺得活膩了。

        死者已經為戰爭流盡了鮮血,但他們還要為戰爭貢獻出他們身上僅剩下的財富,而做這個工作的,是他們的戰友。


        合眾社記者遲田亨一1967年在越南前線的留影。1年前他拍攝越南難民的照片獲得了普利策及世界新聞攝影比賽兩項大獎。3年后即1970年10月26日,他在東南亞前線被捕,并被槍殺。

        攝影記者羅米.迪爾內(右)被一發子彈擊中腿部的瞬間,這是1993年11月30日他正在拍攝巴勒斯坦人與以色列軍警的一次流血沖突。

        越南戰爭是最后一次有攝影引導戰爭報道的場合。由此也為人們留下了比任何一場戰爭都多的經典戰地攝影,同時,也是戰地記者死亡最多的一場戰爭。這是1968年4月《每日郵報》的特里.芬徹和《生活》雜志的拉里.巴勒斯在提莫西山轟炸暫停的間歇整理攝影器材。他們均死于這場戰爭。一個電視攝影組正在1995年1月的格羅茲尼街頭躲避重型火箭的襲擊。發生在車臣的戰爭對戰地記者來說是充滿挑戰與機遇的地方;同時也可能是他們歸宿的地方……

        蒂肯.肖伯利在二戰時已經成為著名的戰地記者。1965年10月4日在她跟隨越戰部隊行軍采訪途中,觸雷身亡。她被炸飛的呢帽上還插著剛采的野花,耳朵還戴著珍珠耳環,但鮮血已經浸透全身的衣裳,當時,她47歲。

        1965年10月10日,美聯社記者洪阮邁與他隨行的小分隊一起在水稻田里臥倒躲避伏擊。在這張照片拍攝后不到10分鐘,洪阮邁的相機與頭顱同時被一顆子彈擊中。

        一個電視攝影組正在1995年1月的格羅茲尼街頭躲避重型火箭的襲擊。發生在車臣的戰爭對戰地記者來說是充滿挑戰與機遇的地方;同時也可能是他們歸宿的地方……

         

        當前日期: <-|聯系我們|青蛙攝影|攝影論壇|攝影聊天|->       

         
        上海市通信管理局
        滬ICP備010502
        Copyright 2000-2002 © chyangwa.com ®
        日日操狠狠干